【【【禁止转载,借梗请和我说一声】】】

二钱难买清平乐,只够一曲忆旧年。

多开发自己的脑洞,拾人牙慧不好玩也不好吃。


不是清羽是咸鱼!


龙图案卷集/凹凸世界/其他冷圈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ゝω・✿ฺ)
搞完事,怠惰

Hytham≮

眠于一片繁盛花事下。

【龙图案卷集】擦肩过

我靠越说越虐……

你说周藏海这傻孩子心眼是有多实诚啊,追着一个就见过几面的虚影追了一辈子。

他以为黄泉那头有他呢,可是这傻孩子傻就傻在他就是不去恨他就是不杀人……他都等了一百年了,再等一年妖王就回来了啊。

这一点上我觉得他比崔雁承还……(开始大哭)

他趴地下快死了那天也是下雪,都要冻死了,神仙走过来手上轻轻松松拎达个小孩,小孩也是个小仙童啊和神仙都是干干净净的不落凡尘。他不一样,他是烂泥里滚出来的谁都不要的孩子,神仙看他一眼就往前走了,丢下轻飘飘的一句话给他,可神仙真好看呐他就舍不得死了,硬是在雪地里爬的鲜血淋漓扒拉出来一条生路。
他没死,就给当时姓李的那位捡回去了,再见到一次是在个小院...

【龙图案卷集】人造太阳

上次说好的HP paro——结果写出来完全不是上次说的那么回事(。)
有酱油组爱情向提及,有双王背景板捏造

谁不想改变世界

城堡十一月的时候下了大雪。
校长室的地毯被外面的寒意透进来结了一层边角的冰霜,壁炉很久没用过了,除了偶尔有绿色的飞路网粉末在里面翻滚出一个人就没有正常的红色火光亮起了,翻滚出来的人们千篇一律偶尔是带着伤的伤员偶尔是魔法部叫嚣的老傻逼,好像他们除了不停的吼叫和咒骂就没有办法想出任何一个有效的策略来自救一下。

战报还在飞。
仓促的正式的,偶尔有便签夹着的加了密的溅上血的都码的整整齐齐摆在易主了的办公室上,会活动的报纸和脑子僵化的媒体,每一个印刷出来的铅字上边涂满了一层一...

深夜就想搞一搞hp pa
……虽然看不太出来但其实是酱油组,先码一下然后有时间写hhhh

想写穿过黑湖踏着草叶和露珠去禁林深处,林中湖里盛满的全是银色的一大片月光,有萤火虫发着幽光点在湖面就带起一串的银辉,说是要抬头看星星回头一眼就溺进和湖面一般无波的眼睛里,眼底也泛起月色来完完整整的照出一个自己,星空完全褪色了整个人跌进去,偏偏那个人一无所知的捅捅自己怎么了不继续看吗,你说星星有变化的。
嘴上说着好好好是是是,溜回去的路上一摸胸口坏了我不是动星是动心啊。

魁地奇比赛,整座城堡都空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差不多分出胜负,两个并不太关心比赛的人躲在看台后面还要忙自己没写完的论文,黄昏的云被叫喊声冲个口...

不过我那时候说的不全是玩笑。
殷候叼着烟靠着墙没头没尾的说,光从那边迟迟的照过来,淡金的在夕阳燃尽前勾勒出一个影子,热烈的过分只能在一片烟雾中半眯着眼睛。

天尊站在他身侧,手上的烟无声无息的燃烧,楼道狭长的阴影正正好好的切割出两方天地和一刻光阴。
是吗。
天尊垂下眼睛从逼仄的旧楼阳台投下目光。
傍晚筒子楼里叫吃饭的声音,人声吆喝声虫鸣声,楼下的汽车警报被群鸟归巢的长啸惊醒,全都乱糟糟的混在一起,片刻后又随着风流去。
于是天地皆静

【龙图案卷集】吻

天尊特别特别小的时候就不乐意跟那些小孩子一样要亲亲了,没膝盖高的小孩子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满眼嫌弃的瞪着妖王,老银委屈啊,嘟囔着一个晚安吻也不行吗,天尊撇嘴无不无聊快去睡快去睡边伸手赶人。等过了子时房门悠悠开了一条缝,主卧的灯半残不残的燃着人早就靠在桌边上睡熟了,小朋友放轻了手脚,借着月光晃晃荡荡到神棍的房里在脸颊上啄一下,一张面瘫脸上闪过点不自然来又轻手轻脚的开了房门溜了,剩下妖王趴在桌上姿势动也不动,对着残灯如豆明明晃晃,狐狸眼睁开一条缝儿无声的笑的开心。
诶呀诶呀我家小游怎么这么可爱。

等到殷候来了天尊那房空着的床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天尊也得摁着自己早就长过膝盖的年纪不再每天夜半去讨一个晚...

就,妄想了一下如果祖宗在的话青仔的童年简直幸福

想小时候软软的青团子还是个小小小小狐狸,被千年老狐狸祖宗抱在怀里没大没小的到处胡天胡地还敢扯祖宗齐刘海,祖宗也不生气宠小孩子宠的没边儿了一有机会就掐一掐抱一抱有时候还抱着他睡觉,祖宗住的小院儿里边大树两人合抱的大,一大一小就躺在树下边摇椅里头团子压着祖宗的胸口睡的可熟,祖宗睡没睡完全不能靠他睁没睁眼判断,就那么眯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拍着睡着的小朋友,树影贴上他弯起来的笑影春日的小院里静静的只有小朋友打的小呼噜,睡过头到黄昏了小团子还不见醒,得祖宗摇摇他拍拍他嗓子也放软下来阿青起了该吃饭了才迷迷糊糊点点头从祖宗身上下来,顺手给祖宗揉揉手,祖宗牵着他...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何处有歌有酒有剑在手,屠尽天下狗。

人活着么,不就是要个自在,还能自在的这几年再不自在,还有什么时候能自在呢

【龙图案卷集】热

失踪人口回归——

日头开始把地上单面煎成一块干巴巴的烙饼的时候树影里就听的见蝉鸣断断续续的响了,四子良子一人一块地儿赖在竹席子上瘫成一大滩和一长滩小朋友,半梦半醒里隔着半开的窗望出去全是蒸腾的暑气和晃得人眼前发白的日光,啃了两口的冰镇西瓜还搁在桌上一阵湿热的河风吹过后兀自晃晃荡荡。

天尊和白玉堂两师徒从入夏开始就成了全开封府的指望,老的小的费尽心思想往处蹭,陆天寒早早的揪着疯子回冰原岛吹冷风去了留得潇洒的背影给酷热之中有案子走不开的一窝小朋友和老流氓。四时流转苦就苦在冬冷夏热,展昭贴他们家耗子已经贴出了习惯气温升上去那几天更是赖在白玉堂身边认准了猫窝不愿意动,天尊天天给小朋友们缠着一会冰个...

星期三学放的早,打铃后响起的人声桌椅声和暑气一起蒸腾起来闷在苍穹底下烧开了,咕咚咕咚响个没完,又在渐渐合拢的暮色下安静下去,热情和热量都被燃至灰黑的半边天空了个烘干干净净。

徐平生依旧留到了最后,在三三两两拖着长调哀求喊班长的请求下无奈放行,值日生一拥而散,照旧把整个教室的打扫丢在老好人身上。

容奕把本来就没多少东西的书包扔在地上,挑了张靠窗的桌斜斜一躺,颇躺出几分歪脖子树的造型感来,半撑着脸静静欣赏徐平生一个人挥洒汗水和无处安放的剩同情心。

凉下的风裹挟着细小的尘灰在一地鎏金里游荡,飘出一格窗形状的金粉飞扬。容奕看着徐平生放好扫帚又拿出拖把,洗完拖把又抽出抹布,把抹布叠好晾在一边,还...

1 / 11

© 仙人掌条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