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借梗请和我说一声】】】

二钱难买清平乐,只够一曲忆旧年。

多开发自己的脑洞,拾人牙慧不好玩也不好吃。


不是清羽是咸鱼!


龙图案卷集/凹凸世界/其他冷圈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ゝω・✿ฺ)
搞完事,怠惰

Hytham≮

【龙图案卷集】画

是上次校园pa的背景


有前世今生的暗示(,比较意识流


总会有那么一刻拿起画笔,感觉这个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殷候把画室门带上的时候天尊正好落下最后一笔。


时间刚刚打过晚自习前的下课铃,人声喧嚣声都渐渐的从教学楼里涌出来向校门口慢慢悠悠汇过去,艺术楼空空荡荡的只有飘起的窗帘底下倒灌进来的夕阳。橙黄色的光河入海一样漫过满屋空置的画板画架和天尊的脚踝,给余晖举在中间的人不管不问这边的动静,停下笔就盯住画,入了定一样给燃烧的海隔在一地孤城里边。


殷候不吵他,失温的夕阳和树影搅在一起在画室边角落了层灰,殷候就靠在半冰不热的墙边上默默数着秒等他回神,没开灯的画室里灰尘漂浮起...

是于第一个霜降欢欣的麦穗,是山脊上逐渐聚拢的雾气。茶躺在金色的碎梦里,屋檐瓦脊都在缓缓流淌的墨迹中轻微的呼吸。

时间在此时过得很慢,慢的关外的风雪铁画银钩的锋利都在软绵入喉方酒里藏了尖收了片,春风吻化了风尘客满身的戾气倒下去睡下去呼吸平和绵长,慢的碾过干枯清瘦的橙能一步一步踩上你对江南千年所有的憧憬,烟波水秀屋宇楼庭,郁郁葱葱流水绕身,画舫浮在微澜的天空上姑娘穿着碧裙荡出深秋的花,一开口就是吴侬软语咿咿呀呀。

【策瑜】镜面之外

我一个旋转cui爆!!!镜面er真的超好的x


十二个依古比古和唔西迪西:

part-∞


子弹穿镗而过,划开几近凝固的空气,那一枚银色杀器蝴蝶一样的展翅旋转着射出,在时间的错乱中极慢的贯穿了周瑜的眉心,血如泉涌,在坠落高塔的那一瞬间周瑜合上双眼,脑海里全是那个朝向自己,毫不犹豫射击的人。
他的爱人。


孙策眼神凛冽,眉如远山般的皱起,眼中尽是决然,是淬过火的冷硬剑刃,冰冷之下涌动暴烈因子,但在他眼底似乎还存着某种难舍难分的爱意,如同双生人在割据着身体,濒临毁灭。


在坠落的最后一个瞬间,周瑜再度睁开双眼,落入眼眸的是光,另一个世界里,温暖的旭光。...


我豹哭!!!!

喵仙驻扎在万事屋:

* 人物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

百年了,你们关注的up终于更新啦!

这一年来我沉迷学习(?)以及爬墙去了欧美圈(x 啊还有打手游(那些小妖精们每日都阻止我那更新的手!不管怎么样,二儿子还是出来了,希望这次也没有让你们失望

感谢老雕敲美的手绘~ @魚與花 没有你的鞭挞这视频出不来der


时隔一年

久违了,龙图tag

不敢望长安。

真实贫穷二少的心路历程(二)

这次来讲讲喵哥的故事吧x

唐门密室当然没有打过,二少和喵哥浮在水面上如同两条咸鱼,看着云从水波里升起来消弭在手指的间隙里边。

还打不?去别的地方?喵哥问二少。
行啊。二少一边修装备一边扑腾水花玩儿。

那就一起去呗,去更多的地方。
剑冢四季轮回万花天工奇坊,秀坊渡口红袖飘摇丐帮芦苇荡酒香,等到能打过了唐门密室就一起谴责叶神烦,明教密室走了一遍又一遍大漠尘沙下戴着月光,扬州长安洛阳,荒漠戈壁草原,南屏的枫昆仑的雪。

二少每次总想着就走一段路再走一段路,泛舟游湖对饮,渐渐都在成长也渐渐都在成熟,身边的人来了又走,喵哥的师父喵姐离开了把二少从长安水道里拽出来的花哥也不在了,只是二少和喵哥的一段路却...

真实贫穷二少的心路历程(一)

看见亲友琴萝写了这个忍不住想更风追忆一下(其实没什么好追忆的),假装自己是只有故事的叽
@棲梦
搞不好日更。

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二少还在稻香村做个快乐杀狸客,和小朋友们混在一起爬杆上去拿毛毛的布娃娃的时候就知道江湖了。

江湖江湖,藏剑两个字隔在西湖烟水后影影绰绰,平湖断月莺鸣柳,玉云飞皇风吹荷,鱼跃玉泉棹歌孤舟,日暮将晚夕照雷峰,修得一身剑意君心立身一式吴山风起。

剑有形而心不露。
藏剑,藏剑。

稻香的云把天抹的极亮,通透的碧色极目就陷清泉里,小少年靠在草垛下面一心一意的盯着说话的人,眸子里的光亮过七月的阳耀胜淬火的剑芒。

二少的江湖,开始在军爷的故事里。

将军顺着枪上红缨,有一搭...

“唷,这雕像还在啊。”

“看看看看就得了别对着自己的脸显摆啊。”

“夸夸雕工而已——小降一点不可爱,小游你看什么呢?”

“不——没什么”

“别看啦小朋友,老是盯着天花板长不高的,走走走,待会给你买字画。”

“你还当我三岁吗神棍???”

“酱油组不管多大都是老银的小朋友嘛……”

“——而且那天花板早就不漏水啦。”

@棲梦

一辈子的好朋友也很好,我们还要有下一个十年。

前程似锦,未来可期。

【龙图案卷集】你掉的是这只团子外公吗

是我掉的,开封府全员如是说道。

展昭从发现自己外公变小的那一刻起就在疯狂捂脸了激动的绕着开封府窜了两圈,回过神来满手抱着团子猫毛都炸了护崽子护的白玉堂都只许看看不许碰,团子殷候套着大了非常多圈的衣服一脸懵的看着开封府的大好天光给边待在展昭怀里给他揉脸边试图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小一辈们哪见过这个阵仗以展昭为圆心给围了整整一圈。

第二个试图上手抢殷候的居然是公孙,公孙抱着四子展昭抱着团子两只一大一小的团子打了个照面,四子黏糊糊软绵绵的叫殷殷的时候已经不是简单的双倍快乐了,这是一种天将降大任的毁灭级别可爱,公孙抗争着这是殷候和这只殷候长得好像我家团子,最后没能挡住团子诱惑成功出手的捏了一把小朋友的...

1 / 13

© 仙人掌条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