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快要晒干的清羽

哪里冷往哪里钻。
西伯利亚挖坑人,乱炖通吃。
创设(老年)向cp深得我心。
madao大婶,低潮期。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
搞事期,缓更(只是懒)

Hytham≮

【龙图案卷集】天尊同学想不起来

天尊似乎忘了些什么。
这个认知在他扶着头从房间的床榻上翻身而起的时候就伴随着头痛狠狠扎进他的脑子里,天尊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等到他暂缓了自己的头痛来分经历给眼前的景象的时候床榻已经被掺着冰碴子的内力轰成了渣渣。
——啧,又要喊人来修了。
……话说是喊谁来着?
天尊扶着脑袋想了好一会,最终把这归结为无关紧要无关痛痒的小虫子,不用记住花纹色彩有没有毒须须多长,就像你不会给地上的蚂蚁挨个起名字——就是一只小虫子而已。
天尊想不起来。
他走出似乎比潜意识中破烂了不少的房门向外望去,奇怪他刚刚的内力有失控到这种程度吗?
天山上的景致一年四季没有任何变化,除却白雪皑皑就是皑皑白雪。
天尊走了一圈发现除了院子里的雪更...

【龙图案卷集???】妖王是个好人

妖王是个好人

又名赵爵是信了殷寂离的邪才会觉得妖王是个好人。

神算组(终于放飞自我写他们了)
背景几乎没有,可能在时空奇点吧,各式乱入,喜闻乐见的国王游戏梗
cp你定。
拆逆狂魔,神算组是我心头好

((含有妖王x赵爵x妖王  赵爵x殷寂离 赵爵x安格尔 安格尔x殷寂离等等邪教提及,跟我一起念混沌邪恶大法好))
以及赵爵居然是总攻????

1
“我们应该把齐四刃扔出去。”赵爵弯起修长的手指以某个频率扣着桌面缓缓道。

“附议。”妖王冲着坐在对面的殷寂离挑了挑眉,两人心照不宣的用棉花/内力暂时堵住耳朵却没有打断赵爵的叩叩叩

“我也附议,”安格尔皱着眉头移了移凳子,刺耳的杂音掩盖住了带有暗...

【龙图案卷集】无能为力的十题

混更
每一题对应的是谁应该很明显吧w

1、倒向你的墙

孩子在昏暗的地牢角落蜷缩着,外面地动山摇。
石块崩塌的时候他近乎毫无挣扎的迎接早该到来的死亡。

2、离你而去的人

还是孩子的白玉堂不明白为什么外公的饭桌上永远摆着基本没被动过的几道川菜。

3、流逝的时间

“不如让大家都吃到星星?”

——“把星星给大家一起吃不就行了嘛!”孩子冲他眨眨眼

4、没有选择的出身

“我父亲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孩子。”

5、莫名其妙的孤独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6、无可奈何的遗忘

“小游是鸟巢里最笨的那只小鸟。”

7、永远的过去

不会再有人知道从雪山之巅到黄沙之地的距离有多遥远

8、别人的嘲笑...

——老银,天亮了。

天下之乱,始于妖祸。

他是乱世里离他们而去的最后一个人。

>>

终于做到老银跳崖了我好兴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ntm)
还有哭唧唧(没有)的小天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hubuwbhh(口齿不清)

妖王这里的光照和天空盒差点搞死我……只想渲染出一种特别特别美的氛围呜呜呜呜他怎么这么好qwqqq
(住口你昨天还说要趁热x)

【龙图案卷集】歪?

电话梗,跟风,恶意卖萌极度崩坏,食用须知,有没有刀自由心证。

……就当他们都是三岁好了,不是很可爱吗(试图申辩)

展昭的场合

歪?小白吗,
你家里的事情还好吗,
我这里还有案子走不开,天降尸体真的不是我的锅呀。
你师父又双叒叕在拆开封府的墙了,
太白居添了新菜,我发了俸禄可以请客的,这次轮到猫爷请你啦。
……你快点回来呀。

白玉堂的场合

歪?家里的事情很快就处理好了,不是什么大事
查案子的时候注意点,别伤着自己
按好师傅别让他接着拆了,坏掉的墙先记我账上
太白居你请,那下个月开封府的伙食我包好了
我过几日就回来,解决了你手上的案子,还能赶上城里的灯会,乖乖等我。

公孙的场合
(最近看策藏看多了满脑死军...

——你把他还给我!

>>

偷偷的跑个图透
做周藏海这儿做的难过极了
其实词这句超级燃但是……周藏海趴在阴影里死去,天尊站在阳光下静静的看着他这儿真的扎到了

【可是害死他的人都死了,我找谁报仇去。】
他要找谁报仇去。

你们都往黑夜里去,点乱世的一缕光明,留他在日出后独行。

再说下去怕是要被周藏海圈粉……这里看文字的时候没有那么直观,做起来真的感觉到扎心的软刀子【。】

一些微小的写文练习总结

码!!这个太棒xxx

写不出忘羡的舔秘泌日肠怎么办:

這寫得太好了,很多細緻入微的觀察都可以從這樣的練習方法得來,不然憑空想像著寫的時候,常常寫出很失真的文字,完全無法繼續下去,只會覺得自己很喪(哇.jpg)。裡面提到的方式,我最常用的是「記錄自己大笑大哭時的整體感覺」尤其是把很多自己情緒上無法排解的問題寫下來,重複推演,自圓其說地為自己找到一個理由,然後基於這個理由去描繪各種不同的人物心境轉折。
當然我目前非常厭倦自己的寫作模式,偶然看到有太太推這篇,一看驚艷不已,原來還有這麼多觀察、認識這個世界的方式,真是太棒了。我也試著練習一下這樣的寫作,也許可以挽救一下病入膏肓的鹹魚的自己吧(

【明藏】蠢叽找雪(一)

蠢叽找雪。

这是一个冥顽不化的蠢叽一直在找大漠飞雪的故事。

大概是个小短篇,空间的大纲是真疼。
竹马竹马,情节自由心证放飞自我

从西域远道而来的小客人踏进山庄大门的第一天,下雪了。
下雪在藏剑其实并不稀奇,明明是地处江南的地貌偏生和那高山之巅的纯阳一样,一年到头积雪总是将化不化,春日总是将歇不歇。
饶是如此今日也太大了些。
天气已经入春了,该是鹅毛细雪的时节了,可是飘荡起来铺天盖地几乎在往下砸的大雪凶残的简直不似江南了。
——你该不是把西域的雪也一并带到庄子里来了吧。
引来这位小客人的,同样是小朋友的黄叽少年裹着几乎把自己全部埋进去了的被子抖抖索索的吸着鼻涕,还在坚持着吐槽自己的好友。

二...

【龙图案卷集】各种脑洞paro

就码一个小小的脑洞


刑警邹良x凤君霖夜火
以前写过的脑洞

在天上闲的无聊的大龄单身凤君霖夜火,受人间的画本影响想来一段感天动地的恋爱,最好是牛郎织女许仙白蛇那种,仙凡有别生殖隔离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在一起的违背天条的,听起来就很赤鸡的恋爱经历。
遛弯的天帝:醒醒不存在的,这条天条八百年前就被废除了好吗
然后他就下凡了。

人界刑警邹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见到了一颗划破黄昏的流星
——然后流星就一头砸进了他的怀里。

副cp
龙王白玉堂x二郎神展昭(没错就是宝莲灯梗)
战神赵普x医大学生公孙
小狼妖萧良x流落人间不自知的九尾灵狐四
隐cp天帝天尊/魔尊殷候(不知道攻受,下同)
守狱人贪狼星君陆天寒/深渊服刑...

原著cp,不管是鼠猫还是邹霖,相方能打的,总要打一架才能看对眼。
九策良四除外,那是对赵普的单方面(没什么伤害但是打人的人手疼)的殴打,和竹马竹马的幼驯染mode

老一辈就不提了,基本有对手戏的,除了无沙(和妖王),谁和谁都能干一架。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吧。

你们为什么不能耿直的群殴一下呢,为什么呢】来自一个打架镜头快用完的秃头咸鱼
微笑中透露着为什么一定要站在街的两边打,然后往中间冲一击必杀虽然很帅但是妨碍交通的mmp

© 一条快要晒干的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