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借梗请和我说一声】】】

二钱难买清平乐,只够一曲忆旧年。

多开发自己的脑洞,拾人牙慧不好玩也不好吃。


不是清羽是咸鱼!


龙图案卷集/凹凸世界/其他冷圈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ゝω・✿ฺ)
搞完事,怠惰

Hytham≮

【龙图案卷集】听说下雨天飙车和掉马更配哦

雨下得很大。

邹良深吸了一口气,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汽油挥发的橡胶味道,夹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被外面瓢泼大雨带的泛起了一层潮湿,密不透风的包裹他的所有感官。轻微的窒息感和水汽一样,湿漉漉黏糊糊铺天盖地的罩下来。

公路两侧的积水拍上后车窗,车身在漫天雨幕和飞身后撤的积水中劈开一条道路,如同摩西劈开红海。

他无意识的捻了捻自己的指尖,那里还有些湿润,二十分中以前他用它们接起丈夫的电话,遗憾的告诉他自己今天将要加班;而二十分钟后它们握着匕首,精准的切入目标的喉管。

领带,用来伪装的文件被团成一团和枪一起湿哒哒的扔在后座。

雨撞在车上炸开的声音很大,对讲机里欧阳的指示声,轮胎的摩擦的噪音和子弹离膛的爆裂响声同样掺杂在一起。

视觉,听觉,嗅觉,所以的感官都被一浪一浪打来的洪水吞没。

邹良不大喜欢雨天。

在过去的日子里——他可以借着天然的遮盖躲避追兵,或者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在某个暗处,等待着狩猎的机会。

精准、迅速、冷静、干净利落。

像他的代号一样,哑狼。

但是他的丈夫,会在暴风雨的日子里辗转难眠,缩在角落里整整一夜;或者陷入噩梦中,像个孩子一样把自己缩成一团,喃喃着他听不懂的梦呓,耀眼的红发被窗外阴沉的天气染的灰暗了起来。

邹良会抱住他,用自己不太温暖的体温平复他的呼吸,捞过他的手握紧,或者吻平霖夜火在睡梦里也紧紧皱着的眉心,等到两个人的心跳都平稳下来就抱着他沉沉睡去,任凭窗外的雨声肆虐。

然而现在——因为临时的任务,他不得不把霖夜火一个人扔在家里。任务时间,他该把思维调回这生死一线,但他不可控的想起了霖夜火,结婚戒指就藏在厚厚的防弹背心下,挂在脖子上紧贴着胸膛。他想起霖夜火现在在做什么,可能在邻居老太太那里做客;可能在忙着往脸上贴黄瓜;可能拿着肉干逗哑巴;也可能什么都没做,在暴风雨的天气还像原来那样,关上所有的灯靠在窗边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阴霾。

他在和身后穷追不舍的追兵鏖战时甚至分了一丝的精力来畅想即将发生的事情,子弹擦过车窗,更多的飞弹在雨幕里找不到方向,击中车身无关紧要的地方和雨声一样嘈杂。

追兵只有一个人,但显然很缠人。

援兵还有一会才到。

如果他能足够迅速的把这家伙解决掉,用点时间来处理好细枝末节,找安全屋洗个澡,再气喘吁吁的举着伞跑回家——如果足够快,甚至可以赶上楼下便利店卖出的最后一块蛋糕。

他的小丈夫会把他突然的回家当做个惊喜,开门后口是心非的说不需要,或者一言不发的抱过来,雨过天晴以后没什么威慑力的要求他忘掉昨晚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今晚能够抱着爱人入眠。

身后的轰鸣声越来越近,邹良腾出一只手,把食指搭在扳机上,下一发子弹的呼啸中他听见自己车轴的惨叫,颠簸和失重感里伤痕累累的车旋转几下后撞上了护栏。

他听见对方的车刹停的声音,轮胎印叠着轮胎印在雨幕下擦出去很远。对方显然有足够的自信认为自己将一匹孤狼逼入了死地,邹良透过车窗盯着那边黑洞洞的枪口和看不清脸的人。雨越下越大,在片刻的寂静之后再次爆出枪响。

邹良躲得足够快,玻璃的碎渣划开了额前本就流着血的窗口,他推开车门翻滚到地上,雨水冲散了地上的猩红,水倒流进眼中有些发痛,邹良在对方的视觉死角里由下而上的开枪,他没有听见子弹穿透血肉的声音,他们仅仅只是打碎了对方的车窗,不痛不痒。

对方似乎被惹恼了,找掩体的空隙邹良听见车门被推开的声音,他们躲在车后各自为据,在子弹和水汽织就的空气里不约而同的想要对方的命,把彼此弄的伤痕累累然后找个机会结束这场厮杀。

像势均力敌拼死相斗的兽。

然后——
邹良借着后视镜看见了对方手上熟悉的光在雨幕里一闪而过,防弹衣下贴着肉的戒指有些硌人,他躲过耳边呼啸的子弹,终于转过身,然后和对方同时僵在原地。

在漫天的雨幕里他看清了死斗的敌人,同他一样伤痕累累满身血污,一头红发在雨中依旧张扬,异色的瞳孔透过雨幕映出他的丈夫。

雨还在下。

今晚他终将抱着爱人入眠,不管生存还是死亡。

————

(好久以前就想写的)史密斯夫妇梗,一发邹霖完

现代梗里好喜欢这样的称呼啊

邹:这是我丈夫

霖:这是我先生

你们快去结婚!!!!!!

评论 ( 22 )
热度 ( 56 )

© 仙人掌条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