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借梗请和我说一声】】】

二钱难买清平乐,只够一曲忆旧年。

多开发自己的脑洞,拾人牙慧不好玩也不好吃。


不是清羽是咸鱼!


龙图案卷集/凹凸世界/其他冷圈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ゝω・✿ฺ)
搞完事,怠惰

Hytham≮

铁路警察石切丸x学生青江

是个开头。



石切丸看见青江的时候几乎以为他要纵身越下站台,风会从他的肋下穿过长发会将冷风截断,石切丸注视着这个在寒冷的清晨上第一个登上站台的旅客——无端的想到展开双翼的鸟,在一片闪亮的轰鸣里飞向寂灭。

他能预见骚乱,哭喊,惊慌的人群向后退去,救护车会来但是那没有用,警察会在繁琐的调查结束后定性为自杀。

年轻的旅客留着墨绿的长发,过长的刘海牢牢的挡住了一只眼睛,他仅仅裹着宽大的外套,视线落在了铁轨另一边未化的初雪上,像没有注意到那边的铁路警察一直盯着他看一样。石切丸猜想他是或许是大学生,但看身形若说是高中生也没差——他会有父母或者爱人吗,或者是老师和同学。

他们会悲伤会哭泣,或许不会,或许根本没有人为他的死亡费心。

但是没有,一切都发生在一念之间,列车进站的轰鸣惊醒了出神的人。唯一的乘客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用鞋跟在水泥地上碾来碾去。

没有风更没有惊慌的人群,一切只不过是石切丸的胡思乱想而已。

一定是睡眠不足的后遗症,石切丸想。

他昨晚就不应该和他们瞎闹玩什么枕头大战,今剑暂且不提其他几个——特别是三日月和小狐丸,一把年纪了还开心的和小孩子一样。

于是他揉了揉眼睛目送青江走向列车,幻象似乎如潮水般完全消退了,一切都短暂的如冬日早晨的晨露一般。

但是青江看过来,笑了。

列车带起的风把旅客的刘海掀了起来,美丽又诡异的异色瞳完完全全的露了出来,孤单的乘客朝这边转过来,在轰鸣声和风中冲着石切丸挑起了一个过分好看的笑,然后消失在闭合的车门里。

于是和笑容同样冰冷的湖水又尽数漫了上来——不是错觉。

某一日寒冬的清晨里石切丸透过名为笑面青江的旅客,捕捉到了死亡。

评论
热度 ( 18 )

© 仙人掌条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