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借梗请和我说一声】】】

二钱难买清平乐,只够一曲忆旧年。

多开发自己的脑洞,拾人牙慧不好玩也不好吃。


不是清羽是咸鱼!


龙图案卷集/凹凸世界/其他冷圈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ゝω・✿ฺ)
搞完事,怠惰

Hytham≮

【龙图案卷集 妖王x天尊】蓝田暖玉生烟 上

清水暧昧向小甜饼(大概) 两发完
是的你没看错cp
盯着魚與花太太(我要赞美太太!!!)的图看了两天终于控制不住自己。
大概是强行百年后同龄,百年前我觉得是犯罪【。】
亲情以上传统意义的爱情以下,当成父爱母爱友爱师徒爱也……没差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xxx
——————————————————————————————

如果说天尊是块冰,仅仅靠近便是连呼气都冻成白霜的数九寒天。
那么妖王就是春日暖阳,看不真切也抓不牢靠,只是远远的观望就如莺飞草长三月天的惬意。
能将坚冰都化成一汪清泉。

故事的开始是因为一块玉。
至于这块玉为什么出现还得从展昭又出了一趟门不负众望的又双叒叕捡回来一个大案子说起。中间的内容太繁琐留给看官脑补,总之最后的结果是——
“能附着魂魄的玉???”
“这啥玩意啊,太神乎其神了吧!”霖夜火是第一个跳起来嚷的。
“我也觉着太邪乎了……毕竟已经死去的人哪还有再回到世上的道理?”对面的展昭撑着下巴皱眉对着色泽温润的玉佩可劲研究。“以前不也碰见过这样的吗?”
“猫,头抬起来点,你快把玉佩吃了。”白五爷无奈拍拍他。
“小四子你说呢?”术业有专攻,一番讨论后大家还是决定先咨询一下在公孙怀里啃绿豆糕,最近越来越神仙的团子。
“这个哦……”小四子歪着头看了看,忽然一拍掌“不是真的!……”
“果然。”众人松口气,就知道这种画风的一定都是骗人的。
“……但也不是假的哦。”
“诶?”
简而言之,这是一块可以附着魂魄的玉。
只是时效长短的问题,回来的魂魄只能附着十二个时辰,而后便会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且不得干预现世。
回来的已逝之人需是所佩者最怀念最牵挂遗憾之人,而且佩戴者看不见魂魄本身。
在小一辈激烈的讨论过后,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块看起来没有什么卵用的玉就到了刚从天山回来不知情的天尊手上。
——“子衿走的很安详,我是没有什么遗憾了。这次索性就让他圆个念想吧。”殷侯如是说到。



今天事情有点不对劲。
即使迟钝如天尊也感觉到有什么奇怪了。
不光是若有若无的视线和让人有点毛毛的背后发凉的体感,最重要的是
他,今天,居然一整天没有迷路。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天尊也知道自己方向感一直出了岔子,简单粗暴的轰墙在自家徒弟几番(并没有)的无声抗议之后也有所收敛,但是不迷路?这几率低的简直和展昭出门不捡尸体一样几乎无限趋近为零。
与其说是方向感正常的不迷路,倒不如说是在每个岔路口总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他走向正确的方向。
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对于一个武林中人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因为这意味着今朝帮你明朝就可能要你的命,可是这不似轻功也没有内力,只是隐隐约约的暗示着却并不干预天尊的行动。
有意识并且有感情,天尊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于是天尊史无前例的开始给自己找麻烦。
他几乎走遍了汴京城里每一个岔路口并且无视暗示朝着自己本来打算走的方向大步流星。
而对方几乎是任劳任怨(。)的每次都试图把他带回正确的道上。
第三十次迷路的时候那股牵引力果然又出现了,这次天尊几乎感觉到对方的无奈。
——这傻孩子怎么又走错了。
夹杂着揶揄的笑意,温暖而安静。
就像那个人一样。
笑着揉他的头开玩笑说下次再不见就丢下你不管了,每一次还是会扶额叹气来找丢在茫茫人海里的自己。
莫名其妙的,天尊就不想管了。
毕竟这样的体验可不常见,而且不迷路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样的感觉,或者说给自己这种感觉的人也不是很常见,不是几乎,就是再也见不到了。

晌午的时候天尊终于晃回——或者说被强制性的拖回开封府,小辈们似乎有什么活动齐刷刷的不见人影,偌大一个开封府难得的陷入了应有的安静肃穆。
天尊站在安静的厨房外面犹豫了半响,终于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出去踏青连厨房大娘都带出去,午饭要吃什么呢?
实在不想重蹈上午无限循环岔路的覆辙,犹豫了一下天尊终于决定中午不吃。其实武功高到这个境界一顿两顿不吃也造不成太大的影响。想起早年间自己刚下天山那会也是饿一顿饱一顿,倒不是没有银餉,只是有时候发着呆就索性忘了这事,感觉到饿或者被殷侯提醒的时候就象征性的吃点东西。直到这件事情最后被妖王知道,或者说他不知道才奇怪。
然后自己某天早上一睁眼就看见老银幽幽的坐在自己床头,碍于自己当时的人设实在不想承认被养父吓到的天尊被结结实实给了个爆栗然后被勒令吃了一顿热气腾腾亲手做的酱油面。
那件事的后续是隔壁的殷侯愣是被酱油面的味道吵醒然后两个人很没形象的抢起了一碗面。
……啊。天尊不自觉的笑起来,午后的阳光晕在白发上烘出一层暖色。
——早晨时的那股力量又出现,并且拽着他向厨房挪去,而且似乎比迷路时候单纯的引导更为强横,大有今天你不吃饭就别想走出这个院子一步的架势。
于是天尊很无奈的,大概是迫于压力很无奈的,进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很普通甚至品相也不怎么好当然没有酱油的清汤面。
厨房的面灰在阳光下飞起浅浅一层,天尊逆着光靠着灶台边吃完了那碗面。晶莹飞舞的飘絮在身边缓缓上浮下沉。天尊向右看去,那里只有大片的阳光,空空荡荡。
那个时候那家伙是怎么说来着
——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小游。
他搁下见底的碗时像是手不稳的微微晃了一下,浅浅的面汤荡了荡又平静下来。
我吃完了。
似乎有人靠坐在自己身边盯着自己,见状才满意的收回视线。
这才像话嘛。

部分梗来自于我和我徒弟@披着叽皮的小黄鸭啦……感觉相处模式迷之像xxx 日常坑徒弟但真的是放在手心里宠徒弟的师父和有时候攻气有时候特可爱的徒弟,我们的日常就这种感觉……啊……想艹【你猜我在说谁】
真的,给徒弟弟比心,谢谢能回到我身边。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仙人掌条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