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借梗请和我说一声】】】

二钱难买清平乐,只够一曲忆旧年。

多开发自己的脑洞,拾人牙慧不好玩也不好吃。


不是清羽是咸鱼!


龙图案卷集/凹凸世界/其他冷圈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ゝω・✿ฺ)
搞完事,怠惰

Hytham≮

【龙图案卷集 风天长的梦中生活】上

好困只码出了上……
长时间不碰键盘感觉自己已经是条咸鱼了(nitama
又称妹控是如何练成的
【昨天看了狼三在电影院哭成废人,最近学校特别忙让我缓缓QAQ】

1 三岁的风天长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弟弟或者妹妹。
小孩子是什么样子的呢?
会哭会闹吗?他想起族内哇哇大哭的小孩子们,不耐烦的皱起眉头。
但既然是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小孩子,那么吵一些也是可以容忍的。

2 四岁的风天长第一次见到了裹在襁褓里小小的一团,产婆说这是妹妹。
风天长嫌弃脸看了看脸皱成一团的妹妹,撇了撇嘴,真难看。
然后小心翼翼的接过软软的婴儿,在皱巴巴的小脸上找像自己的地方。
看多了之后也不是那么丑了。
我家妹妹世界第一漂亮。

3 五岁的风天长读书习字,一岁的妹妹在旁边咿呀乱叫,沾了浑身的墨水印了满地的黑手印。
“哥……嗝……抱……”风天长看了看她身上觉得无从下手,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先让奶娘把她抱下去洗洗干净。
“格……哇……”小团子瘪了嘴眼看又要大哭,风天长决定先把自己的洁癖扔到一边,面无表情的弯腰把妹子抱起来。
然后“啪”的一声被印了一个黑乎乎的手掌印,并且顶着全族孩子的目光面不改色的继续读书。

4 七岁的风天长被告知自己的父亲去世了。
他冲着传信的族人们点点头,依着传统换了孝服,然后抱起扎着双髫的小姑娘,替她把白色的布条绑好。
“哥哥,怎么了?”小姑娘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问他。
“没什么,”他理了理身上的衣襟,拍拍她的脑袋,“爹死了。”
“死了?”小姑娘很用力的想了想几乎没有出现在自己记忆里的脸“死了就是没有了吗?”
“是的。”
“那哥哥也会死吗?”他的袖口被人死死的攥住。
“不,我不会。”哪怕为了你,我也不会死。

5 八岁的风天长开始学习处理族中事务了。
他一边慢慢摸索,一边练习武学,磕磕绊绊断断续续的一点点向前。
内忧外患的日子很辛苦。
小小的孩子会在大大的桌案前坐很久很久,曾经毛毛躁躁像个假小子的妹妹靠在他的腿上盯着他写一行又一行自己还认不全的字,变得安安静静一言不发。
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有凛冽的风声,闪动的烛光和跳动的心脏。
两颗。
天色越来越深,桌上的烛火也越来越昏黄,更小的孩子实在盯不住睡了过去,风天长俯身想为她拉过毯子盖好,只听得嘟嘟囔囔两个字“哥哥……”
风天长吹熄了烛火侧躺下来抱住她,黑暗里两个孩子紧紧依偎着,就像世界上只剩下彼此一样。
“恩,我在”风天长摸着她软软的头发把孩子圈的更紧了一些“我在。”

6 九岁的风天长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杀生。
白兔软软的皮毛浸泡在血里湿了一大块,内脏串在惨白的骨骼上腥的人头晕。
同行的孩子们因为感到刺激而欢呼雀跃,风天长看着自己染血的双手却抑制不住的一阵又一阵兴奋。
他跑回住处叫自己的妹子也来参一脚,小姑娘却只是通红着眼眶将死相凄惨的白兔葬了,然后带着几分央求的扯了扯他的衣襟。
猩红的血迹被收拾干净,他无端的生出几分烦躁来,于是生平第一次甩开了自己的妹妹大步走开。
他走了几步又后悔的回头看她,有些仓促的向妹妹解释自己不是故意凶她的,女孩摇摇头,走到溪水边看他洗干净了自己的手,血红色被水流冲的一干二净。
然后手牵手一起走回家。

7  十岁的风天长一脚将挑战者踹下演武场里的平台,在一片欢呼声中向身后看去,长得稍微高了些的小姑娘脸红红跑过来,帮哥哥把刚刚擦破的皮包扎好。
“哥哥好厉害呀!”
他下脚狠了些只不过是因为前几天那个混小子扯了他宝贝妹妹的头发……而已。
他看着已经有小半个自己高的女孩,暗暗下定决心,谁再欺负她我揍死谁。

8 十四岁的风天长武艺已有小成,而九岁的小姑娘也开始会打扮自己,小丫头蹦蹦跳跳的扑到正在处理族务的风天长身上,衣袂还带了一股草药清香,族中的郎中不多,她在医术上似乎很有天赋。
虽是如此仍就埋怨她不肯好好修武学
“臭丫头,以后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不是还有哥哥在嘛!”
嗯,中听。

评论 ( 6 )
热度 ( 56 )

© 仙人掌条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