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借梗请和我说一声】】】

二钱难买清平乐,只够一曲忆旧年。

多开发自己的脑洞,拾人牙慧不好玩也不好吃。


不是清羽是咸鱼!


龙图案卷集/凹凸世界/其他冷圈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ゝω・✿ฺ)
搞完事,怠惰

Hytham≮

【龙图案卷集】擦肩过

我靠越说越虐……

你说周藏海这傻孩子心眼是有多实诚啊,追着一个就见过几面的虚影追了一辈子。

他以为黄泉那头有他呢,可是这傻孩子傻就傻在他就是不去恨他就是不杀人……他都等了一百年了,再等一年妖王就回来了啊。

这一点上我觉得他比崔雁承还……(开始大哭)

他趴地下快死了那天也是下雪,都要冻死了,神仙走过来手上轻轻松松拎达个小孩,小孩也是个小仙童啊和神仙都是干干净净的不落凡尘。他不一样,他是烂泥里滚出来的谁都不要的孩子,神仙看他一眼就往前走了,丢下轻飘飘的一句话给他,可神仙真好看呐他就舍不得死了,硬是在雪地里爬的鲜血淋漓扒拉出来一条生路。
他没死,就给当时姓李的那位捡回去了,再见到一次是在个小院里,神仙还是那个神仙,多少年过去了身边的孩子都长大了还一点没变,那人背着光正喝茶,树影兜不住光就纷纷扬扬的落下来落在神仙肩膀上,害怕兜不住向往也撒下来让他移不开眼睛。
神仙笑了,跟他搭话声音也好听。
神仙问你是谁家的孩子呀。
他呢,还是灰头土脸的就是比上次好了不少,拿个大扫帚都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该往哪里藏。
神仙又说了你要不要跟我们家酱油组玩儿啊,上次的小仙童长成大仙童,眼睛里还是黑沉沉的一点他都看不见,一点人间都看不见。

他不敢搭话就低下头赶紧走,可是那画面怎么也忘不掉,他想起来可以画出来,于是他翻开纸笔画了一张又一张,从不好到好。
于是他回忆了一遍又一遍,他觉得他要把他记得死死的,他无数次梦回那个小院子里,就只记得神仙一个人和他的笑了。

他给自己壮壮胆子还想再偷着看他一眼,再去的时候小院已经人去楼空了,那杯茶在桌子上放的凉了,树影再也遮不住夕阳。

他先听说神仙走了,后来小院在一片战火里飞灰湮灭。

神仙死了。

那以后他浑浑噩噩的活,又浑浑噩噩的知道了神仙其实是个人,乱世里谁都想要他谁都想他为己所用
他哪里是神仙。他们都说,然后不约而同的去追求他的力量。
那就是个妖怪

可是周藏海觉得都无所谓了,他又一次从废墟里边爬出来身边横着竖着全是死了的人。

全是被他杀了的人。

神仙还是妖怪都无所谓了,那个大雪天他见过一次就再也忘不掉了。
他忘不掉那个人了。
从此一念入魔。

那个趴在地上的小孩子抬起头看那一眼就是错了,他发誓他要记住那个人一百年也不会忘。
他就真的记了一百年。
坏事做尽丧尽天良,大约也就这样了。
他画了几百张几千张他,像的他的两个孩子都觉得栩栩如生,他的孩子他的孩子,那个神仙就是肯为了他们两个把命豁出去,也不是不恨,嫉和恨就成了支撑他走完乱世的尺子。

画师的画只为一个人作。
画师也希望画中人的身边有他。

他快死的时候又是在一片大雪里,迷迷茫茫的痛和泪水都感觉不到了,他白发苍苍他垂垂老矣,那个人的孩子却一如当年。

原来是真的赶不上。
他哭着问那我找谁报仇啊那我怎么再见他啊,可是这次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这次也没有人居高临下的再看一眼他了,白茫茫的大雪覆上来有点冷,恍惚间又是那个脏兮兮的小孩子倒在雪地里,追着那个身影往前爬啊爬,好在就是死了,下十八层地狱之前也有机会茫茫鬼海里看一眼那个人。

他觉得安心了就算了吧,最后一片雪落下来,他就死了。

可所谓因果有报,他到底也没能如愿。

周藏海死了以后埋在皇城外边,没里立碑也没什么人惦念他,就那么个小土坡,墓边稀稀疏疏开了几枝花,春天,太阳也是好的很,开封府一大家子今年正打那边回,妖王骑马行在中间,若有所感一回头,正对上一片生机勃勃里不适时宜两三瓣。

怎么?天尊问他。
没事。
他转回身打马自坟边过,春风柔最后一瓣晚梅正悠悠往下落。

世事不随人愿,再重头。

彩蛋

妖王随手把堆得满满当当的画撩开一副来,那小院和他当年住过的一模一样,妖王看了一圈还是深深的赞叹了一声用心啊。

小朋友已经变成老朋友了——说他和妖王是祖孙都有人信,周藏海这边又词穷了唯唯诺诺,画师这样子倒是让人想起他小时候。

找我呢,妖王笑着问。
周藏海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妖王说那行吧随意就在那石凳边上坐下了,春日的太阳撒下来温温柔柔温温暖暖的,一下就回溯了一百年的时光。

那你画一张我呗,这次可以是正面的。

大雪散尽,破冰。

(这大概是没有搞七歌案的平行世界吧……然而是不可能的(妖王就是周藏海人生里那个最大的变故和最大的错误啊(可是没有妖王他已经死雪地里了……就是一方的求而不得和造化弄人吧(最后妖王又活着回来对他来说真是……恶有恶报——也不知道能不能这么说)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仙人掌条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