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借梗请和我说一声】】】

二钱难买清平乐,只够一曲忆旧年。

多开发自己的脑洞,拾人牙慧不好玩也不好吃。


不是清羽是咸鱼!


龙图案卷集/凹凸世界/其他冷圈

人如头像
专注养徒弟一百年@披着叽皮的小黄鸭❤❥(ゝω・✿ฺ)
搞完事,怠惰

Hytham≮

【龙图案卷集】人造太阳

上次说好的HP paro——结果写出来完全不是上次说的那么回事(。)
有酱油组爱情向提及,有双王背景板捏造

谁不想改变世界

城堡十一月的时候下了大雪。
校长室的地毯被外面的寒意透进来结了一层边角的冰霜,壁炉很久没用过了,除了偶尔有绿色的飞路网粉末在里面翻滚出一个人就没有正常的红色火光亮起了,翻滚出来的人们千篇一律偶尔是带着伤的伤员偶尔是魔法部叫嚣的老傻逼,好像他们除了不停的吼叫和咒骂就没有办法想出任何一个有效的策略来自救一下。

战报还在飞。
仓促的正式的,偶尔有便签夹着的加了密的溅上血的都码的整整齐齐摆在易主了的办公室上,会活动的报纸和脑子僵化的媒体,每一个印刷出来的铅字上边涂满了一层一层又一层加深的恐慌,巨鹰好像随着冬雪在每个人心上的那一片盘旋。

“怎么不开灯?”

雪地把一切都染白了,将落的夕阳从深色窗帘那一头照不进来。和平年代的时候他们称赞这是温柔的白是温顺的好兆头,打起仗来又无端的渲染了白色的恐怖说这是肃杀这是死亡。

“外物老是被人强行寄托感情。”
三年级第一次上天文课的时候他们一长串的趴在城堡的塔顶天台,男人开场致辞就是这个,搭在天台的外边身子向后仰出去半个,袍子滑下来一半在风里荡啊荡,枕着他们要观测的对象款款而谈。
“所谓星星啊水晶球啊预言啊——我们老是管他叫命运。”他手一摆就从那边的星星划到这边的“未来,以后,将要怎么这么样——但星星也会变,星星也会撒谎,预言不是没有道理——”
“可当人把一切都放在外物的规律而不是自己本身他就完蛋了。”

天尊从窗口离开转回头去,现在抱怨室内太暗的人同样把身子探出来半个搭在另一侧的画框里,衣服倒是难能可贵的穿好了。

画像新的很,老是一副没有睡饱的样子还是没有变,现在他可以从校长室出发在城堡里穿墙凿壁的去找自己的老朋友们喝酒而不是在外边望着酒兴叹,虽说他曾经靠在一副画像面前大吵特吵两个钟头并宣布自己死以后绝对绝对不要画像和这群老地精们挂在一起。

然而死之后画之前的事情总是不遂人,去年入冬以前的一人单刷五十人和塔楼无声的跌落之后是铺天盖地如雪一般的讣告,男人在天有灵总是盛情难却,终于被挂上白墙成就一副荣耀的老地精壁画。

“啧。”

这是他和天尊一个里面一个外面大眼瞪小眼的第一句话。

“我其实当时真是脚滑了一下——我还以为那是我主场呢。”

天文学教授的叨逼叨显然没有很好的哄骗到孩子,天尊低下头不说话,画像从来没有见过殷候,另一个孩子静静的在葬礼外凝望等到雪落满身,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也没人在乎,天尊站在雪白的灵柩这头望着他消失在白色天地那一头。
战争开始的时候他把所有,一切,愿意跟随自己的人都带走了,不站在魔法部的那一头也不回去继承一下大统——第三方的军队纠结的无声无息又井然有序好像在昭告天下他要黑吃黑一样,黑袍对着黑袍一片绿光里反而不下雪了,巨鹰的标识被驱逐到远远的山那边——他们又开始怕他了,于是那些边边角角的猜测喧嚣直上,小魔王小魔王,上学的时候他们还喊他恶魔的孩子来着,一转眼就好像他把父亲的部下驱逐成了什么仪式一样——一种代表他能代替他的父亲接手黑暗中巨物的仪式,甚至动机也被怀疑——就好像那一片片飞舞的不是禁咒而是好笑的僵直咒语倒下的人只要解个咒又生龙活虎。
眼睛仿佛中了蒙蔽咒嘴巴却是阿瓦达索命本身。

改变世界啊改变世界,谁年轻的时候不想改变世界,老银说像他爹那种神秘脑回路改变世界的愿望这辈子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等到战况胶着好像隐隐约约有反扑的趋势窝里反差不多也开始了,狗咬狗一嘴毛有要关他的有要杀他的,更多人想让他打前锋劝他大义灭亲——好像前边的不是一群余孽而是鹰王本人活回来似的。

上一个大义灭亲的人已经挂在墙上成了壁画,你又是干嘛,闲的慌吗。
他们坐在霍格莫德村外面破败的小屋里,这几年闹鬼闹的越发厉害。壁炉是殷候点燃的,火一照风一吹就吹起落满的灰,角落里还堆着他们四年级偷偷变的小石雕,老银酒窖里喝完的酒瓶,搞怪的道具没有人的圣诞节他们用在对方身上又在玩累了之后挤在一张床上沉沉睡去。
更多的时候他们在地毯上坐着,天尊看书殷候玩着指尖旋转的飞行球。亲吻带着霍格莫德的糖味,甜的,呻吟和喘息抵死纠缠,拥着彼此的体温和心跳声,腻的发慌,地毯边缘被死死揪住,倒在上面有一阵没一阵的眨眨被汗黏上的眼睑。

而此时天尊移开目光,眼底含着冰霜,老银出了城堡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校长甚至在纵容有那么一股军队在自己的眼皮下肆意生长把他们挡在身后的阴影底下,为了过去的错误新生的孩子们要去搏杀。

跟你有关系吗?

麻瓜也好巫师也好,所有人在他眼底好像都是一个样子,活着也好死了也罢,殷候被抱出他亲爹的地牢也是在一个冬夜,天尊站在外面没过脚踝的雪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千层高塔轰然坍塌看着参天巨树化为尘土,老银把他们都带回家里放了热水,殷候看着浴缸却在担心天尊跨进去会不会化掉。

可是高塔虽塌地基尤在可是巨树虽倒根茎仍生。

死而不僵。

“我没办法待下去。”殷候摇头。
“不值得。”他说的是他们两个,把情绪掩藏在壁炉烧尽的灰里。
小屋里风只吹过留下的一个人。

太像了,没有任何人看着他的脸会怀疑他是那个人的孩子,越长大时光就好像在倒退回二十年前一样。两极分化,他进城堡那一天有人害怕到哭着尖叫有人在父母的洗脑下祷告,可校长还是力排众议的将他留下来,握着他的手宣告一样的说孩子是无辜的。

他不是他父亲。

银说这话的时候眼底没有笑却有破碎的光,就好像放着一个孩子快快乐乐的在身边长大,放着他家的酱油组握紧对方的手并肩同行能补偿一点过去另外两个年轻人分裂开来的时光。

二年级以后他就只是他了,身边的人很少有极端的恐惧或狂热的信仰,出了那个圈却还是步步险阻遍地荆棘,巨鹰的影子投在他的身上久久不肯散,他却开始笑的像个真正的十几岁的少年。

这样挺够的。

九娘娇笑着诶呀呀你们感情真好小黄却怒吼死基佬再给老娘秀,走廊上卷起来滔天的海浪把葬生花的袍子浇的透湿,殷候拉着天尊的手急转弯用小光头挡了水,天尊回身连着小蓝的裙摆一起冻成一片走廊的溜冰场。

挤满了笑声。

怪物,怪物,其他人谈论他们的时候都叫他们怪物,夭长天和陆天寒打了一架又一架这个时候倒是统一口径说放屁了,夭长天逃课老是被校长赌个正着就去找天尊殷候打架,带上陆天寒有时输有时赢,打完就赖在有求必应室里喝黄油啤酒直到被老银一手两个拎出来。

去他的怪物,夭长天抬手放个禁咒轰焦一片,远方的冰雕展是陆天寒的杰作,他们不太情愿的脊背相抵黑气缭绕,黑光和红光一起不详的闪烁远方是惊雷,夭长天肩膀上还在刺啦冒血丢咒语的间隙说话都是血腥味和无法抑制的兴奋,劈头盖脸的全是别人的血迹。战场上这一团也是黑的那一团也是黑的,天是猩红好像黑暗尽聚于此,夭长天吼放他娘的屁吧我就是看你爸不爽很久了死了这么久还要滚出来害人

殷候挺着腰侧的伤口哈哈大笑好巧啊我也看他不爽很久了

夭长天放完个禁咒还要提高了嗓子群嘲一波九娘和陆天寒撞上的大招你们是在放水蒸气吗?!去你们全家的这个魔王再怎么说也应该是老子的啊?!

殷候踢掉身下踩着的断肢说那你还是太早了再等一个学期再说吧——!

漫山遍野的火和血和嚎叫,他们此刻浴血放歌。
天尊把信封完最后一个角,母亲失去孩子妻子失去丈夫,每分每秒都有人在死去的天气里他没开灯听雪落在空荡荡的城堡里,闭校在更早些时候,低年级的孩子们却没有被接回家,哪里都不安全了这里反而让人有信心,高年级的一部分去了魔法部一部分汇集在未烬的余温下边,更多的随着殷候离开在最前线的地方纠正想要改变世界愿望带来的错误。

世道啊世道,无沙悠悠叹口气把脑门上的血一抹,身边堆了一圈死不瞑目。岂止殷候越长越像二十年前。

哪有那么多救世主呢。
总有人死生之际还在博弈。

天尊下完最后一局棋把魔法部扔在身后的雪里,赢了就是赢了兜帽挡不住风白发从里面冒出来,一大半的人都恨不得他能死在战场上和他亲爹留给世界的余孽葬在一起,这样白茫茫的季节雪落上去他们就可以高颂一派光明。

蠢货一群。

援兵和响应的设备粮食终于送到,校长室的气温越发越发低,他们寒假的时候赖在床上起不来,从下午窝到太阳落山,老银走进屋子把窗帘拉开一点问他们怎么不开灯啊就从魔杖尖冒起一点光来,现在他的画像也在身后问他

“怎么不开灯?”

天尊把窗帘放下从抽屉里拿出魔杖,画静静的目送他走出去,大门在没有人的室内哐当关上,他走出去拍一拍吴一祸的肩膀,伤员脸上还少了点血色。

“就快有了。”天尊答。

他在魔杖尖上挑起光明冒着风雪走去,能见度很低找不亮前方一点点,有低年级的孩子躲在廊柱后面举起魔杖为他照明,魔力很低两边的路却陆续亮起星空,留下来的高年级亮起更为大团的灯火,教授们对他深鞠一躬有人守着校门将魔杖朝上,于是天穹都被照亮,有人跟在他身后,于是积雪被静默无声的脚步和移动的光明化成积水,那一条灯光移动向着远方灯火通明的营地汇进光流的大河里铺天盖地,要把黑夜和大雪都融化干净。

他们一起点灯,就做成雪后的太阳。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在微妙的地方讽刺了一下……可能是最近太丧的缘故。
闭眼闭嘴闭耳塞听,谁去做那唯一的光。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仙人掌条清羽 | Powered by LOFTER